Wendy Helm, 52

我的破碎成就我現在的美麗,因為我不能逃避它。過去十年我可能會試圖籌錢來修復我的臉,但現在我更傾向於感受我的美麗。我了解到,這更像是一種內在的,而非外在的體驗。

「我得到了貝爾氏麻痺,然後在幾個星期內是慢性疲勞綜合症...所以我覺得我的生活讓我喘不過氣來。但是現在,曾經是我的”破碎“,如今是我的美麗。我學會了接受我的”不平衡的臉“我不會每天都感覺很好,沒關係。這個經歷讓我喜歡讚美他人,此舉令人驚訝,而且您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會對他們的一天造成什麼效果。」──Wendy,52歲
@Dove

貝爾氏麻痺症大大地打擊我的信心和自我價值。人們在街上盯著我,因為他們認為我的臉是不同的,他們看到我的眼睛在眨。人們可能非常惡劣。最難的事情之一就是我注意到每個人都在微笑,而且因為我的笑容很歪曲,我竟練習不微笑。但不要微笑也不會幫助我維護自尊心,因為當我們微笑時,身體上也發生許多事情,實際上有助於讓我們開心。

美麗是一個終身自我接受的項目,一趟旅程──我們總是想要我們不能擁有的,但實際上我們可以成為任何人。我學會了接受自己;我是我的特質的總和,沒有更多,而這就是我美麗的原因。我認為我的能量和存在就在這──這是一種感覺。

我看著人們,並總是發現她們令人驚奇的事情。我是那種隨機在TUBE上說“你看起來很棒”的人,或者“你的臉多美麗啊”,給予人們讚美會使他們震驚。當你告訴他們他們看起來很可愛時,人們可能感到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