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Moore, 24

我曾長時間受到霸凌──在我的青少年時期──因為我有青春痘。我以前只是希望和祈禱我會醒來就變成一個美麗的人,而且花了很長時間才擺脫這種心態,開始接受自己。如果我可以告訴的年輕時的我任何事情,那就是停止審視你的臉和計較你的缺陷。

「我對女性主義的了解越多,共鳴就越多。它給我這麼多的信心能成為我,不要害怕我可能不夠美麗的這個概念,我隨自己想法穿著展現迷您形式的行動主義;這是我對成為一個美麗女人的意義的貢獻,所以是的,現在我愛自己,為什麼不應該!」──Sarah,24歲
@Dove

了解女權主義帶給我了解自己是誰、喜歡什麼的信心。當我19歲時,我開始看Ru Paul的變裝皇后比賽,並且變得迷於化妝和性別概念。它讓我質疑什麼是美麗的。 Ru說:“如果你不能愛自己,你要如何愛別人?”我意識到我真的需要擺脫自己鑽牛角尖的處境──現在是開始練習自愛的時候了!

我停止擔心自己不夠美麗──我不想花整個人生來認定我的外表對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來說很重要。

現在我賦予自己力量。是的,我愛自己,為什麼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