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lyee Copeland, 28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對自己的外貌缺乏自信。雖然我媽會告訴我我有多美麗,但其他來源卻給我一個非常不同的故事。我是混血的傳承者(我媽是英國白人,我爸是牙買加黑人),我在一個大部分人口是白人的郊區城鎮長大,所以在托兒所,我沒有和我玩的娃娃一樣的皮膚顏色;念小學時,我當然沒有和我讀過的書中的女孩一樣的髮質;而在中學時,被視為榜樣的人們看來並不像我。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花很多時間盡我所能適應不可實現的美容標準;矯正我的頭髮、拔我的眉毛、化妝。我記得我第一次燙直我的頭髮,我媽媽有多覺得難受。她曾經告訴我,我本來的樣子就每一天都是美麗的,這給了我很多的信心,成為今天的我。」──Marlyee,28
@Dove

我經常嘗試改變我的樣子。我的一個朋友曾經告訴我:“你應該做更多的努力、化更濃的妝,這樣男孩們會更喜歡你”,所以多年來,我會花長達數小時來拉直我的頭髮,並災難式地傷害我的眉毛──所有嘗試都為了試圖適應這種無法達成的對美的想像。

我的轉折點發生在我第一次得到機會在一個兒童課後社團工作時。在那裡,我注意到年僅5歲的女孩們開始發展自己對他們外表的不安全感,然而對我來說,她們每一個人都是內外兼備的。這項工作幫助我重新定義了我心中真正的美麗。這有助於我意識到什麼是真正重要的。我存在不是為了取悅他人的眼光。

作為女性,我們一直被由權力制定的不切實際的美麗標準所評比,所以我相信我們必需體現我們想見到的改變,透過挑戰為我們構建的框架,並重新定義美麗的真正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