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a, 42

我從七歲頭髮掉光起就開始戴假髮直到二十五歲,我在成長過程中從不覺得美麗。當你還是個小孩時,你只想像其他孩子一樣。我對與眾不同根本不感興趣。我想像其他人一樣。

「我在七歲時就失去了我的頭髮,每天戴著假髮──我隱藏了自己──當我停下來,我終於發現世上可以有一種以上的美麗,我的身體已經不舒服了好多年。我成為更好的攝影師,因為我的經驗賦予我很大的同情心和與人的聯結,這種同情心和容易聯想的能力有助於我捕捉到屬於我們之間那個時刻,對方獨特而美麗的氛圍。」──Christa,42歲
@Dove

我在隱藏,假髮是我的偽裝。我害怕如果我拿掉它,人們會對我品頭論足。但是我覺得戴著它的我比沒有它時更醜陋。當我穿戴它時,我會避免看見我的倒影,因為我不喜歡我的樣子。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假,但是我在家時,會戴上一條圍巾或一頂毛線帽,直視鏡中的自己,想著:「哇,你其實看起來很漂亮。」

在我22歲的時候,我和一些朋友一起去了委內瑞拉,並遇見我的人生轉折點。我們在這漫長旅途中到達一個美麗的海邊紮營地點,每個人都想去裸泳。在那一刻,我立刻決定:「我要這樣做,我要拿掉我的假髮。」我感覺自己比以往都更自由。我回到美國之後,持續戴了幾年假髮,直到我25歲時搬到芝加哥。一旦我這樣做,我開始變得像這樣:「其實你很好看。」當我自覺美麗,其他人也開始注意到...我開始經常得到約會邀約。這所有的事都因為我認定自己是美麗的而隨之發生。